设首主页 |  加入收藏 |  投稿信箱:frwmb@163.com

丰润文明网 > 主题活动 >

【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】董美莲:回忆我的四十年

2018-12-24 10:42

来源:文化丰润 作者:

字体:[][][] [打印] [关闭]

面对“改革开放四十年”家乡的变化这一主题,震后出生的我心里感慨万千。不是吗?尽管时间久远,往事历历在目,从一些日常的小事来聊聊我这四十年吧。
 

多年来母亲不止一次跟我说一件事:“你现在身体不好全怪我,有你七个月时拔了一颗牙,本来该冬天出生的你,秋天就生出来了。刚出生也就三斤多沉儿浑身是毛,哭也没声音,你二婶子说要不是小脸挺漂亮,就像一只大耗子。”每当说到这里,母亲总会补充,“要感谢小郑庄你二叔(父亲的战友)一出手就给两块钱,你可别小瞧这两块钱,那年头一般都给一两毛,忒好不错的兴给五毛,家啵家日子过得都紧,生产队出工一天也挣不了一毛钱,他居然那么大方。我没有奶,两块钱给你打茶汤够维持好几个月呢。”现在母亲已年近七旬,有脑血栓后遗症记忆不全了,永久性忘记了很多事,唯独这两元之恩她还会清晰记起。

 

小时候我家隔壁是小卖部,一分钱可以买糖豆,二分可以买橡皮,三分五分就可以买笔、本、大雪糕了,即使东西那么便宜,孩子们仍没有机会总上小卖部。馋了,哪家有榆钱,桑果,枣、柿子树的,早早会让孩子们飙上。就说说我家丢桃的事儿吧,我家院里离小卖部西房山不远有一棵毛桃树,是我种下桃核自然长出来的小树,父亲挖菜窖不小心铲折过一次,它非但没有死,还长的很壮实,树干不高树冠很大,两年后树上结满了小小的毛桃子。我常给它浇水,盼望桃子成熟,好可以解解馋。桃子稍大一点我也曾尝过,硬硬的、全是毛、微甜。因为天天守护,对小桃树哪个枝上长几个桃子都了如指掌。不知怎么,一段日子里桃子的数量在变少,我顿时警惕起来。正屋的玻璃窗正对着桃树,大人都睡觉的午后,我就偷偷从窗台上趴着望着桃树,望着谁来偷桃。一天没事,两天没事,终于有动静了,我发现两男孩光着膀子在树下玩,一会抬抬腿一会挥舞一下手中的木剑,好像练武术的样子。我忙跑出去。到近前,一看是村里的二华和小林,他们手里除了两把很粗糙的木剑,什么也没有,还光着膀子。是他们摘的吗?我有些疑惑,因为不确定,所以没说话。他俩见我出来马上走了,就在走出我家门口的一瞬间我冷不丁发现,小林走路姿势有点别扭,他的裤腿最下方用布条砸着,里面鼓鼓的。天啊!不痒吗?我差点喊出声来。那年,我九岁。现在的小林是我老公姨家二哥我也叫二哥,不说上亿,也有几千万财产吧,而且能书善写、教子有方、和睦邻里、孝顺老人,每当看到他,我总会不自禁微笑,脑子里闪过儿时,他若无其事逃跑的一幕。

 

到了中学,要去丰登坞镇子里上学,联产承包责任制打破了公社公有制,家里也分到田了。除了交公粮,家里有了余粮,国家也鼓励地方经济,母亲心灵手巧经常买些布做衣服,父亲到镇子集上去卖衣服,家里还养了一头猪,日子逐渐开始好转。那时,最时兴万元户,谁家要是万元户,那可真够牛的,家家攒足紧劲儿向万元户努力着。我家孩子多(我和妹妹弟弟),父亲母亲不管怎么努力挣钱也供不上花。那一年我初中毕业妹妹小学毕业都辍学了。我倒没什么,几分之差没上师范,家里供不起高中;妹妹很可怜,因为上初中要交260块什么钱,也不上了。写到这里我心里很不好受!那些年我是在没黑没白地自学中度过的。那时有多少像我们这样想上学却上不了的孩子啊?那时的学校,长桌条凳,小窗户土地面,一下大雨,教室外面是泥,教室里面也是泥。看着现在,家家日子好过了,吃的穿的使的用的都好像天上人间,孩子们都能坐在明亮的教室,冬暖夏凉。作为家长我羡慕并欣慰着!国家越来越重视教育了,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,孩子们的福气呀。

 

到了我结婚那年,婚房买的是村里主街公公婆婆隔壁的旧房子,40厘米见方的地砖铺地,墙上镶了带银色花朵的壁砖,还跟时兴照了结婚照,买了家用电器,纯金首饰,6000元彩礼。我的婚礼曾让我的长辈们好生羡慕一阵子,因为母亲那辈人,流行三大件“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,”很多人结婚没有自己独立的房子。时过境迁,这些说来又都是老黄历了。现在的姑娘找对象很现实,要小伙子长得帅要对自己好不说,还要有房有车有工作,彩礼也翻十几翻了。家有姑娘的腰杆都硬了,家有小伙子的都全方位努力着。

现在,我孩子都上高二了,我也早住上了楼房,装修得环保而漂亮。大街小巷人们都拿着智能手机,包括我正在打字用的都是笔记本电脑。想想过去,看看现在,改革开放四十年,人们生活品质真的鸟枪换火炮,火炮又换原子弹了。
 

信笔至此:祝福我亲爱的祖国!祝福我亲爱的丰润!四十年后再忆四十年。
 

责任编辑:frwmb

分享:
相关新闻